账 号:
密 码:
验证码: 看不清?点击更换
国内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国内信息

吴长江“义”字噱头不牢靠 “柔弱”假象能骗谁?

发布时间:2014-08-28 浏览:2113次 发布:中国照明灯具网
吴长江“义”字噱头不牢靠 “柔弱”假象能骗谁?
从8月8日至今,雷士风波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吴长江、王冬雷“主演”的雷士、德豪润达斗争剧可谓是腥风血雨,谋杀了无数菲林,占据了无数的头版,对于我们旁观者来说,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今日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就整理了一下,微博上支持吴长江与王冬雷的粉丝们的留言。  1、支持吴长江  在支持吴长江的这一方,最最有名的莫过于产业观察员艾建萍,从一开始艾建萍就支持吴长江,在微博上不断的发出支持吴长江,反对王冬雷的言论。
从8月8日至今,雷士风波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吴长江、王冬雷“主演”的雷士、德豪润达斗争剧可谓是腥风血雨,谋杀了无数菲林,占据了无数的头版,对于我们旁观者来说,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今日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就整理了一下,微博上支持吴长江与王冬雷的粉丝们的留言。  1、支持吴长江  在支持吴长江的这一方,最最有名的莫过于产业观察员艾建萍,从一开始艾建萍就支持吴长江,在微博上不断的发出支持吴长江,反对王冬雷的言论。

明天是2014829日是持续了20天的雷士风波该告一段落的日子,即雷士照明的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在此时刻来临之前,小编我做了一个简单回顾。从吴长江的角度来看,就表象而言一直处于被打压,而王冬雷虽然打人视频曝光,传言被抓,但是从今天的小编的回顾来说,商战就是战场。关于吴长江和王冬雷之间的筹码对垒是怎样的,小编做了一些梳理分析。

 

桃源结义谁才是没义之人

 

当年吴长江从保安到灯饰企业打工仔,再到辞职办厂,他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到1994年,成立了惠州明辉电器公司。当属这家总资本10万元,拥有六个人股东的公司全由吴长江负责。 

 

1998年底,吴长江联合两个在行内有很深资历的高OFweek半导体照明网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凑齐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这个是桃园三结义的雷士版,当时雷士赶上好时机,在市场上迅猛崛起,先是创立了在照明行业率先实行的产品召回制度,赢得了市场信誉,又在行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逐渐有经销商主动找上门要求加盟。 

 

截至2005年,当时雷士照明的营业额已超8亿,成为国内最大灯具企业。雷士王国的崛起,也跟历史上所有的朝代一样,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的处境。2005年吴长江面临第一次下课,而据了解,其实早在2002年就初见端倪,关于吴长江喜欢赌博的传闻,也是在这个时候就有了痕迹。有传言吴长江层从公司账上拿钱去还欠下的赌债。雷士创始人因此决定稀释其股权。 

 

当时雷士已经进行了一次股权调整,三人均分股权。之后,吴长江自己成立了工厂,使用雷士的品牌和渠道,生产其他类别的灯具,雷士的部分员工也转投到吴的公司。 

 

而吴长江对于这一行为的解释是,他自己做的产品与雷士本身产品没有重叠到,不影响雷士的发展。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吴的这些产品向雷士缴纳3%品牌使用费。结果导致三人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期间还传出雷士厂区曾于2004年被放贷者围堵,来追讨吴长江欠下的巨额赌债。直到2005年吴长江再放豪言,雷士销量要翻倍,并要于7月在美国上市。 

 

三人对于雷士是否发展过快产生严重分歧,且矛盾已然公开化。胡、杜两位创始人在雷士经销商前,以公司章程为由要求吴退出。吴长江当场表现冷静,还建议胡、杜二人在他走后应召开维稳大会以稳定军心。 

 

结果就在慰问大会在成都召开的当天晚上,吴长江在惠州举行经销商大会,现场封官许愿拉拢人心。大会第二天,吴长江找胡、杜二人谈判,且仅允许他们二人进入会议室。

  

据说会议室摆了些明晃晃的器械,二人不签字就不能离开。最终,胡、杜二人只能签字同意,每人领走八千万走人。至此,吴长江对雷士100%控股,之前因与胡、杜产生分歧而出走的吴长勇也回归雷士担任副总裁。雷士从此姓吴。

 

从雷士起初的三兄弟的分裂来看,所谓的义已经存在严重的水分。据原始的桃源三结义来说,关羽与曹操的关系如此复杂,都未引来刘备的任何不满。而吴长江却排挤兄弟让雷士改姓吴,这里何谈有义气一说,吴长江有凭什么说自己有义气。

 

暗爆视频字也含水

 

89日,王冬雷接受采访时对88日接管公司董事长职务,交接公司营业执照、公章、财务章时与吴长江发生的冲突进行了正面回应。

 

88日晚间,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已通过罢免吴长江的首席执行官职务的决议,并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吴长江的执行董事职务,同时被罢免的还有吴长江胞弟吴长勇、穆宇以及王明华的副总裁职务。

 

随后,一段雷士照明董事长王冬雷带队前往公司总部,并与吴长江助理发生激烈肢体冲突的视频流出,并有传言称,王冬雷因双方冲突被警方拘留。

 

针对冲突事件,王冬雷表示,交接工作吴长江不配合最终导致双方的随从人员发生冲突,经警方处理,涉事人员都OFweek半导OFweek半导体照明网体照明网已返回原岗位正常工作。  

 

与此同时,接近雷士照明董事会的知情人士则透露,网络上流传的双方冲突的视频属有人故意设计所为,整个视频也存在后期处理嫌疑。

  

不管王冬雷所说是否属实,但是小编认为视频流出绝对是王冬雷的人。大家现在可能都觉得吴长江是弱势一方,存在着一丝同情。但是我们应该回顾下雷士第二次风波断断续续持续了整整一年。在2013623日晚公告,雷士照明创始人、现任CEO吴长江已于621日的股东大会上当选执行董事。这才让历经一年的风波结束。

  

反过来想,如果没有王冬雷的帮忙,吴长江恐怕也不会是CEO。所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吴长江现在却因为这个与昔日战友闹翻。我不敢说王冬雷没有错,难道吴长江就一定是对的吗?谁也不敢妄加判断。29号就是股东大会了,一切是非也该告一段落了。 

 

义气之说是瞎扯 假借网络制造烟雾弹 

 

持续20天的雷士风波中,小编作为媒体人士,发现都是雷士吴长江的正面微博,大家都要讨伐王冬雷一样。本来商场如战场,自古以来失败乃是兵家之常事,吴长江号称一代枭雄,难道输不起吗?

 

从以往的事件反映,此次事件不全是王冬雷的责任,大家更应当从根本出发,实事求是。商场的输赢本来就是强者的对决,靠的并不是同情心。 

 

另外,有没有注意到,当王冬雷得到经销商的支持时,吴长江说是威逼,而且把协议在微博上发出来,还称自己因为义气、信任,没想到王冬雷会这样。这里有种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的感觉,其实可以看出来,大家都是一样的,也就没必要谁不义气不义气了。商场看重的是能力,不管29日的结果怎样,所谓胜者为王败者寇,还是骑驴看账本走着瞧吧。

 

 

来源: OFweek 半导体照明网
来源: OFweek 半导体照明网

 

 

 

 

来源: OFweek 半导体照明网

 

从8月8日至今,雷士风波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吴长江、王冬雷“主演”的雷士、德豪润达斗争剧可谓是腥风血雨,谋杀了无数菲林,占据了无数的头版,对于我们旁观者来说,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今日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就整理了一下,微博上支持吴长江与王冬雷的粉丝们的留言。  1、支持吴长江  在支持吴长江的这一方,最最有名的莫过于产业观察员艾建萍,从一开始艾建萍就支持吴长江,在微博上不断的发出支持吴长江,反对王冬雷的言论
从8月8日至今,雷士风波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吴长江、王冬雷“主演”的雷士、德豪润达斗争剧可谓是腥风血雨,谋杀了无数菲林,占据了无数的头版,对于我们旁观者来说,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今日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就整理了一下,微博上支持吴长江与王冬雷的粉丝们的留言。  1、支持吴长江  在支持吴长江的这一方,最最有名的莫过于产业观察员艾建萍,从一开始艾建萍就支持吴长江,在微博上不断的发出支持吴长江,反对王冬雷的言论。
明天是2014年8月29日是持续了20天的雷士风波该告一段落的日子,即雷士照明的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在此时刻来临之前,小编我做了一个简单回顾。从吴长江的角度来看,就表象而言一直处于被打压,而王冬雷虽然打人视频曝光,传言被抓,但是从今天的小编的回顾来说,商战就是战场。关于吴长江和王冬雷之间的筹码对垒是怎样的,小编做了一些梳理分析。  “桃源结义”谁才是没义之人  当年吴长江从保安到灯饰企业打工仔,再到辞职办厂,他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到1994年,成立了惠州明辉电器公司。当属这家总资本10万元,拥有六个人股东的公司全由吴长江负责。  到1998年底,吴长江联合两个在行内有很深资历的高OFweek半导体照明网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凑齐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这个是“桃园三结义”的雷士版,当时雷士赶上好时机,在市场上迅猛崛起,先是创立了在照明行业率先实行的产品召回制度,赢得了市场信誉,又在行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逐渐有经销商主动找上门要求加盟。  截至2005年,当时雷士照明的营业额已超8亿,成为国内最大灯具企业。雷士王国的崛起,也跟历史上所有的朝代一样,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的处境。2005年吴长江面临第一次“下课”,而据了解,其实早在2002年就初见端倪,关于吴长江喜欢赌博的传闻,也是在这个时候就有了痕迹。有传言吴长江层从公司账上拿钱去还欠下的赌债。雷士创始人因此决定稀释其股权。  当时雷士已经进行了一次股权调整,三人均分股权。之后,吴长江自己成立了工厂,使用雷士的品牌和渠道,生产其他类别的灯具,雷士的部分员工也转投到吴的公司。  而吴长江对于这一行为的解释是,他自己做的产品与雷士本身产品没有重叠到,不影响雷士的发展。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吴的这些产品向雷士缴纳3%品牌使用费。结果导致三人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期间还传出雷士厂区曾于2004年被放贷者围堵,来追讨吴长江欠下的巨额赌债。直到2005年吴长江再放豪言,雷士销量要翻倍,并要于7月在美国上市。  三人对于雷士是否发展过快产生严重分歧,且矛盾已然公开化。胡、杜两位创始人在雷士经销商前,以公司章程为由要求吴退出。吴长江当场表现冷静,还建议胡、杜二人在他走后应召开“维稳”大会以稳定军心。  结果就在慰问大会在成都召开的当天晚上,吴长江在惠州举行经销商大会,现场封官许愿拉拢人心。大会第二天,吴长江找胡、杜二人谈判,且仅允许他们二人进入会议室。  据说会议室摆了些明晃晃的器械,二人不签字就不能离开。最终,胡、杜二人只能签字同意,每人领走八千万走人。至此,吴长江对雷士100%控股,之前因与胡、杜产生分歧而出走的吴长勇也回归雷士担任副总裁。雷士从此姓吴。  从雷士起初的三兄弟的分裂来看,所谓的义已经存在严重的水分。据原始的桃源三结义来说,关羽与曹操的关系如此复杂,都未引来刘备的任何不满。而吴长江却排挤兄弟让雷士改姓吴,这里何谈有义气一说,吴长江有凭什么说自己有义气。

 

明天是2014年8月29日是持续了20天的雷士风波该告一段落的日子,即雷士照明的股东大会召开的日子,在此时刻来临之前,小编我做了一个简单回顾。从吴长江的角度来看,就表象而言一直处于被打压,而王冬雷虽然打人视频曝光,传言被抓,但是从今天的小编的回顾来说,商战就是战场。关于吴长江和王冬雷之间的筹码对垒是怎样的,小编做了一些梳理分析。  “桃源结义”谁才是没义之人  当年吴长江从保安到灯饰企业打工仔,再到辞职办厂,他只用了10个月的时间。到1994年,成立了惠州明辉电器公司。当属这家总资本10万元,拥有六个人股东的公司全由吴长江负责。  到1998年底,吴长江联合两个在行内有很深资历的高OFweek半导体照明网中同学杜刚、胡永宏凑齐100万元,成立了惠州雷士照明有限公司。这个是“桃园三结义”的雷士版,当时雷士赶上好时机,在市场上迅猛崛起,先是创立了在照明行业率先实行的产品召回制度,赢得了市场信誉,又在行业内第一个推行专卖店模式,逐渐有经销商主动找上门要求加盟。  截至2005年,当时雷士照明的营业额已超8亿,成为国内最大灯具企业。雷士王国的崛起,也跟历史上所有的朝代一样,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的处境。2005年吴长江面临第一次“下课”,而据了解,其实早在2002年就初见端倪,关于吴长江喜欢赌博的传闻,也是在这个时候就有了痕迹。有传言吴长江层从公司账上拿钱去还欠下的赌债。雷士创始人因此决定稀释其股权。  当时雷士已经进行了一次股权调整,三人均分股权。之后,吴长江自己成立了工厂,使用雷士的品牌和渠道,生产其他类别的灯具,雷士的部分员工也转投到吴的公司。  而吴长江对于这一行为的解释是,他自己做的产品与雷士本身产品没有重叠到,不影响雷士的发展。最终的解决办法是,吴的这些产品向雷士缴纳3%品牌使用费。结果导致三人间的分歧越来越大。期间还传出雷士厂区曾于2004年被放贷者围堵,来追讨吴长江欠下的巨额赌债。直到2005年吴长江再放豪言,雷士销量要翻倍,并要于7月在美国上市。  三人对于雷士是否发展过快产生严重分歧,且矛盾已然公开化。胡、杜两位创始人在雷士经销商前,以公司章程为由要求吴退出。吴长江当场表现冷静,还建议胡、杜二人在他走后应召开“维稳”大会以稳定军心。  结果就在慰问大会在成都召开的当天晚上,吴长江在惠州举行经销商大会,现场封官许愿拉拢人心。大会第二天,吴长江找胡、杜二人谈判,且仅允许他们二人进入会议室。  据说会议室摆了些明晃晃的器械,二人不签字就不能离开。最终,胡、杜二人只能签字同意,每人领走八千万走人。至此,吴长江对雷士100%控股,之前因与胡、杜产生分歧而出走的吴长勇也回归雷士担任副总裁。雷士从此姓吴。  从雷士起初的三兄弟的分裂来看,所谓的义已经存在严重的水分。据原始的桃源三结义来说,关羽与曹操的关系如此复杂,都未引来刘备的任何不满。而吴长江却排挤兄弟让雷士改姓吴,这里何谈有义气一说,吴长江有凭什么说自己有义气。

 

从8月8日至今,雷士风波在这二十多天的日子,可以说是跌宕起伏,吴长江、王冬雷“主演”的雷士、德豪润达斗争剧可谓是腥风血雨,谋杀了无数菲林,占据了无数的头版,对于我们旁观者来说,该如何看待这件事情呢?今日OFweek半导体照明网小编就整理了一下,微博上支持吴长江与王冬雷的粉丝们的留言。  1、支持吴长江  在支持吴长江的这一方,最最有名的莫过于产业观察员艾建萍,从一开始艾建萍就支持吴长江,在微博上不断的发出支持吴长江,反对王冬雷的言论。

 

 

来源: OFweek 半导体照明网

  免责声明:中国照明灯具网上刊登的所有信息未声明或保证其内容的正确性或可靠性;您同意将自行加以判断并承担所有风险,中国照明灯具网有权但无此义务,改善或更正所刊登信息任何部分之错误或疏失。

分享到: 更多